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农业机械化蓬勃发展的背后农机维修技术人员的紧缺导出南宁

时间:2019-10-11 23:35:15 来源:远中机械网 浏览量:0

实现农业生产现代化。农业机械设备是农业生产的重要物质基础,做好农业机械维修工作来保证农业机械设备正常运行是实现农业生产现代化的关键所在。

技术人员紧缺农机维修行业前景无限

“李师傅,我的纽荷兰拖拉机在翻地时突然出了故障,不动了,真急人,还有几百亩地要翻呢,你能帮我修修吗?”

6月初,正是夏收夏种高峰期,记者正在溧阳市上黄镇夏陵村旭东农机合作社采访,合作社负责人李旭东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戴埠镇农机手陈庆福。

“别挂电话,你再发动一下拖拉机,把手机靠近发动机,我听听声音。”李旭东说。

电话那头,陈庆福按照李旭东的要求做了。听了几十秒钟后,李旭东对陈庆福说,要么是电瓶电量不足,要么是马达的碳屑磨损过大。

李旭东挂断电话后,记者好奇地问他,你在电话中就能帮人修农机?

“很多时候都是通过电话帮人修好农机的。”李旭东说,夏收夏种的时间特别紧,耽误几个小时农机手都会急得跳脚,电话里告诉他们修理方法可以节约时间。

“你刚才听出什么异样了?”记者问。

“老陈发动拖拉机后,我听到的是嗒嗒嗒嗒的声音,就判断是那两个原因引起的。”

“要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呢?”记者又问。

“那就可能是电路上出问题了。”李旭东说,修理农机,难的是找出原因,修理本身并不是复杂的事情。“我一年要接到上千个农机报修电话,大概10%的农机故障是经过听电话解决的。电话里解决不了的,我再派修理工上门修理。”过了一会儿,陈庆福再次打电话给李旭东,说果然是电瓶电量不足造成的问题,换了电瓶就好了。

李旭东的农机维修“绝技”得来并不容易。

李旭东生于1972年,1996年流转了500亩地种粮,第一年种田,因为没有什么农机,一季稻一季麦全靠手工种植,很辛苦。第二年开始,他租了收割机,才了解到农机的好处,一台收割机顶上几十个劳动力呢。1999年由于洪水灾害,李旭东种的粮食全被淹了,亏得很惨,第二年他改行当汽车教练,一干就是6年。2006年,对种田怀有感情的李旭东回归农业,重新流转了几百亩地。第二年他凑钱买了台上海产的纽荷兰拖拉机,他自己当农机手,除了给自己的田块翻地,也给周边的农户提供服务。2008年,正好赶上国家加大农机补贴,李旭东一下子买了6台插秧机,并跟同样买了农机的5名农民组成了农机合作社。合作社给周边农户提供工厂化培育的秧苗、翻地、插秧等一条龙服务,每亩服务费220元,当年服务面积500亩。近年来,合作社服务面积每年多达5000多亩。

“你什么时候学的农机维修技术?”记者问。

“从我自己的拖拉机出问题后开始的。”李旭东说,有一次,也是夏收期间,他正开着纽荷兰拖拉机帮农民翻地,突然拖拉机不动了,一点声音也没有。那时候天已经黑了,趴在地里的拖拉机像一堆废铁一样,任由他拍打,就是不吭气,急得他团团转。好不容易请人修好后,李旭东下决心自己学习农机维修。

随后几年,他分别到生产纽荷兰拖拉机的上海厂家、生产东方红拖拉机的河南厂家、生产久保田收割机的苏州厂家请教,每次去一个星期左右,每年跑两次,企业的技术人员手把手教他。几年下来,一般的农机维修活他都能干了,“不是吹牛,我对拖拉机维修特别擅长,几乎没有修不好的。”

李旭东修农机的名气越来越大,除了溧阳本地的农机手找他维修以外,宜兴的、安徽郎溪的农机手也经常找他,他接到报修电话后跨上摩托车就赶过去,遇到农机油路堵塞的,他只收一二十元跑路费;农机要换配件的,一般收四五十元;如果要换离合器摩擦片,也就收150元左右。李旭东说,“都是农民,人家有急,我可不能乱收费啊。”2014年,他被评为全省先进农机手,是当年入选的唯一的农民。

到后来,农机维修的活越来越多,李旭东一个人忙不过来了,他干脆成立了一个维修队,收了6个徒弟,分成3个小组,农忙时,农机出了问题,最多花4小时排除故障,农闲时只要2小时。6个徒弟跟李旭东一样,都练就了听听声音就能辨别故障所在的本事。

“我觉得现在农村的农机维修人员实在太缺了。”李旭东说,原因是农机维修现场都在农田里,工作比较苦比较脏,而且季节性比较强,农忙时节通宵维修是很正常的。近年来,农民购置的农机具越来越多,维修的需求很大,6名徒弟不够用了。李旭东就在溧阳招聘网上常年挂着招聘学徒,可是很少有人应聘。今年春天有个年轻人前来应聘,交谈后离开,再无音讯。“虽然苦点累点,但农机维修行业的收入还是可以的。”李旭东说,他带的6个徒弟,平均年收入靠近6万元,而且,工作时间也就是夏收秋收期间的3个月。“要是职业学校能开设农机维修班就好了,这对农业机械化能起到促进作用。”

洋河酒厂品牌

西安数码产品数码电脑

低倍泡沫产生器批发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